[案例] A公司承包了B公司建设物流中心的建设项目,B公司还将项目分包给C,C作为实际施工人员。 B公司与C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合同规定双方之间的争议可以向H仲裁委员会申请仲裁。 A公司B公司的住所和建筑工地位于H市。项目完成并被接受后,C向H市法院提起诉讼,要求B公司支付项目金额680万元和利息,并命令A公司承担上述债务的连带责任。支付项目。 B公司在辩护期间提出管辖权异议并认为其与C有明确的仲裁协议.H市法院对该案件没有管辖权。

第一种意见是H市法院有管辖权。根据合同相对性原则,C与B公司之间的仲裁协议对承包商A公司没有约束力。本案是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纠纷,C实际履行了B公司在A公司与B公司之间的建筑合同中的义务,并与建筑公司合同形成了事实上的法律关系。案件涉及项目合同。合同履行的地点和被告所在的法院对案件具有管辖权。原告可以在H市法院提起诉讼。

第二种意见是,对于B公司和C公司之间的仲裁协议,人民法院对B和C之间的争议没有管辖权,但基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二十条第二款第六款,如果实际建设者主张被告作为被告人的权利,人民法院可以将分包商或非法分包商作为案件当事人加入。雇主应仅在项目价格支付范围内对实际施工人员负责。人民法院可以听取C公司要求A公司支付项目付款范围内的建设费用。

首先,合同的无效性不影响有争议条款的有效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57条(以下简称《合同法》),如果合同无效,撤销或终止,不影响合同中有关争议解决方法的条款的有效性。虽然B和C之间的合同因非法转包而无效,但仲裁条款是解决争议的条款。合同无效不影响该条款的有效性。因此,B和C之间的合同中的仲裁条款是有效的。

其次,《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26条的适用仍应遵循契约相对性原则。 “解释”第26条赋予实际建设者直接向承包商索取项目欠款的权利。这是从保护建筑市场处于弱势地位的建设者的角度出发,并不是合同相对性质的任意突破。施工合同各方建立的法律关系比较明确,合同的相对性不能随意破坏。在这种情况下,A公司将项目承包给B公司,B公司将其分包给C.B公司和C公司之间形成的项目分包关系是双方在这种情况下的基本法律关系。虽然C可以按照《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26条第2款的规定起诉雇主A公司,但A公司应被要求在项目支付范围内承担责任。但是,B公司和C公司同意合同中的仲裁条款,不包括法院的管辖权。仲裁条款不能约束A公司,C不能在法庭上起诉B公司。同样,如果A公司和B公司签订的建设工程合同规定了仲裁条款,也不能阻止C起诉两家公司索取建设费用。

但是,应该注意的是,在这种情况下,C可以根据《建设工程司法解释》第26条的规定直接向承包商A的公司提起诉讼,但请求的范围仅限于项目金额。承包商欠承包商的。虽然C与B公司之间的合同具有仲裁条款,并且C在法院起诉A公司,但法院可以根据上诉的司法解释将B公司作为当事人加入,但不能超过听取和确定的权限。与仲裁条款的合同。王华东